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豪恩】我的小omega啊(番外二)

※文章禁止一切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一切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一切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一切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一切形式轉載





張銘恩有兩天都睡不好了,打從他看見禮服送來的時候就開始緊張得睡不好。


因為再幾天就是他跟胡耘豪的婚禮了。


這幾天胡耘豪和兩家父母為了準備婚禮也沒少東奔西跑,大家看得出張銘恩明顯的精神不好,便讓他在家裡處理一些細項,別跟著大家在外面折騰。


這天他還待在家裡整理賓客名單,卻一直覺得沒勁,最後停下來嘆了口氣,回房間看著掛起的禮服發呆。


胡耘豪回來找他出去吃點什麼喘口氣的時候就看見他傻愣愣的站在禮服前面,輕手輕腳的從身後抱住他,將他裹進自己懷裡。


「銘恩怎麼了?累了?睡一下好不好?」他伸手揉了揉張銘恩的頭髮。
「不知道……大概是緊張吧,一躺下就覺得悶悶的,剛剛處理名單也是。」張銘恩轉了個身看著胡耘豪,看著胡耘豪能讓他稍微安心一點。


胡耘豪看著張銘恩眼下的黑眼圈心疼的要命,伸手輕輕撫摸泛著青灰的皮膚,「陪你睡一下吧,你這黑眼圈可別再加深了啊,心疼死我了。」


兩人躺在張銘恩的床上,胡耘豪伸手把張銘恩攬進自己懷裡,像安撫嬰兒一樣輕拍他的背,「乖,快睡,我陪著你。」


張銘恩在自家Alpha淡淡的信息素包圍下已經有點昏昏欲睡,但還是趁著能看到自己Alpha的時候不自覺的傾訴。


「哥,我還是很緊張……我們就要結婚了……」雖然早就被標記,也訂了婚,但面對結婚的時候張銘恩還是覺得有點不著底,甚至一度有想要逃跑的念頭。


雖然不能懂張銘恩這時候為什麼會不安,打從兩人標記之後幾乎就過著如同夫夫一般的生活,婚禮也就是邀請比較要好的親戚朋友而已,對胡耘豪來說就是個在眾人面前給張銘恩的承諾,無法體會張銘恩此時的感受。


但作為一個合格的Alpha,自家Omega不安的時候自然必須替他消除不安,而胡耘豪也身體力行了最有效的方法——吻住他柔嫩的唇,舌頭深入攻城掠地,並且將自己的信息素調出,緊緊的包圍住他的Omega。


等到張銘恩釋放自己的信息素與之回應的時候,他已經忘了自己原本為了什麼而失眠,最後在胡耘豪的信息素和背後規律輕拍的大手下沉沉入睡,一覺好眠。


醒來的隔天胡耘豪已經不在身邊了,張銘恩又開始覺得不對勁了,這次輪到張媽媽和胡媽媽在家。一走到客廳兩人就招呼張銘恩到她們身邊坐下,身為過來人的她們對張銘恩的心情再清楚不過了,兩人邊跟張銘恩聊天邊安撫他,雖然無法像胡耘豪在一樣讓他馬上安下心來,但也足夠讓他消除些許不安。


等到胡耘豪帶著一包東西,領他回房間之前,張媽媽笑著提醒他:「銘恩,記得明天晚上得回家裡住啊,珍惜今晚啊。」


被領回房間的張銘恩坐在床上,看著胡耘豪拆著那包東西,「哥,你帶了什麼回來?」


胡耘豪手腳俐落的拆了外包,拿出內容物一甩,雪白一片的婚紗舒展開來,映的張銘恩有些晃眼。


「讓你不會緊張的禮物,過來讓哥幫你穿上。」


胡耘豪替張銘恩脫掉身上的衣服,仔細地讓他套上那件禮服,那是胡耘豪託專門製作男性婚紗的人做的,不像女性婚紗強調胸型,但貼合張銘恩的胸肌卻比女性穿著要更有魅力,腰部以下綴著前短後長的紗,看上去有些不協調,但卻是為了胡耘豪私心想看張銘恩的腿而特意設計成這樣的,反正關起門來穿給自己看,當然按照自己的私心來!


被套上了婚紗讓張銘恩有點不知所措,小小的掙扎著想把衣服脫掉,被胡耘豪一把壓到床上,把他的雙腿架起環在自己腰上,滿意的看著眼前的風景。


「哥你這是什麼惡趣味……快讓我脫掉……」受不了胡耘豪看著這樣的自己,張銘恩伸手捂住自己的臉。


「不是惡趣味。」胡耘豪低下頭,輕輕的在他唇上烙下一吻,「你這樣子很美,比任何新娘都要美。」


見張銘恩還是在掙扎,他乾脆的握住張銘恩右腳踝,輕輕啃了一口,看著張銘恩僵住不敢再亂動的樣子直起腰,下身蹭著他的宣示,「親愛的,我來幫你施展不緊張的魔法了。」


神奇的,一直到婚禮當天張銘恩再也沒有原本那副不安又悶悶不樂的模樣,甚至婚禮當天看到胡耘豪本人馬上就紅了一張臉,被眾人狠狠的調侃一番。


最後當穿著一黑一白西裝的兩人在眾人矚目下替對方戴上戒指,親吻對方的時候,張銘恩感覺到了胡耘豪終於鬆一口氣一般的放鬆下來,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原來,自己的Alpha也是會緊張的。


-番外二 完-

-----------------------

祝我生日快樂∩(´∀`∩) 

所以說那個魔法到底是什~麼~呢(๑´ლ`๑)♡

  26 6
评论(6)
热度(26)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