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四副】舊時光

※一個建立在《長沙小霸王》基礎的、很久很久以後的故事,那時候的陳皮大概已經是四阿公了吧,至於副官……嗯,我覺得大家也能大致猜到。

習慣寫傻白甜的我寫不太出想要給你們的那種感覺,文是聽著BGM打出來的,附上BGM希望能讓你們跟我一起體會到陳皮的思念。

※BGM:西瓜JUN《似水流年》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陳皮坐在河邊的石頭上,給自己手上的傷口做個簡單的包紮,抬眼看著綿綿雨絲壟罩眼前,思緒忍不住越飄越遠。

 

這場景,忍不住讓他想起那段時光。

 

那時的陳皮被二月紅領回師門沒多久,看見張啟山領著張日山來拜訪的時候他毫不客氣的上下打量了這個皮相好又安靜的小孩兒,看上去太乖巧了,除了那好皮相以外幾乎沒有一處是陳皮喜歡的。

 

為了那張臉他倒是沒有反駁師傅讓他好好照顧比他小上許多的張日山。

 

誰知道這一照顧之下才發現這孩子也不是什麼安靜乖巧的主。

 

更多時候張日山喜歡跟陳皮對著幹。

 

張家出身的他功夫跟大他許多又是拜入二月紅門下才開始練功的陳皮能打個不相上下,二月紅乾脆提議讓兩人一起練練功,至少多個人能幫他看住陳皮。

 

張啟山跟二月紅是個明眼人,這兩孩子表面上不合愛吵吵鬧鬧,可心底把對方當朋友看這點他們還是看得出來的。

 

不得不說小孩子也的確是沒什麼隔閡的,才放他們一起練功沒幾天,兩人就開始做起長沙小霸王,每天上門來告狀的倒是不少。張啟山不怎麼管著張日山,但一個眼神就足夠讓張日山自己認錯,乖乖給自己訓練時間翻倍;陳皮自然沒這麼好運,不過皮粗肉厚的,罰罰跪餓餓肚子也沒起到啥作用,沒多久又跟張日山一起蹦噠去了。

 

想到這兒陳皮嘴角扯了個弧度,就是那傢伙,每次他被罰跪了就溜進紅府笑他,還拿著吃食在他面前吃得忒香,一但他想起身揍他就會傳來師傅的聲音,他只好直挺挺的跪回去。

 

當年的他們都還年少,仗著張啟山和二月紅的保護肆無忌憚。

 

就是這樣的肆無忌憚才讓他們惹上了那次麻煩。

 

怪也怪他們那時太過單純,做事不看前後三步。

 

那時長沙有個富商表面上樂善好施,但私底下租金高收、欺負百姓是常有的事。那日張日山和陳皮在偷摘老李家橘子的時候正好撞見了他們對老李推推搡搡罵罵咧咧的,張日山使了個眼色讓陳皮假裝失手,跌下來撞在帶頭那人身上。那夥人本想開罵,看見是他們兩人,礙於兩人背後是張啟山和二月紅,沒多說什麼就走了。

 

「李大叔……剛剛那夥人,可是欺負你了?」張日山扶著老李問。

 

老李本來不願說,說小孩子別管這事就想將他們打發走,陳皮是不甚在乎,但看張日山似乎打定主意要管,就換上副凶惡模樣,「李大叔你再不跟我們說,我就每天來你這兒摘橘子,不給錢!」

 

張日山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這算哪門子的威脅方式?

 

老李看陳皮這架勢,雖是不怕他的威脅,但也明白若是不說這兩孩子肯定是不會罷休的,最後嘆了口氣,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張日山聽的氣憤不已,雖然老李要他們別管這事,否則就要把他們今天來偷摘橘子的事告訴張啟山和二月紅,但回家的路上張日山還是一臉悶悶不樂。

 

「好了,要不我們去給他個警告如何?」陳皮看張日山這模樣看得煩,揉了他頭髮一把。

 

「當然!不過得先讓我想個好計劃……」張日山點點頭,開始思索要怎麼做。

 

陳皮拉住他的手,「揍人還須要想計劃?連鍋端了不就行!」說著就帶他往那富商家去,翻了牆看見剛剛那夥人就揍。

 

講是講得容易,但兩人也沒有從富商那人數眾多的護院裡吃到什麼好果子,憑藉兩人的功夫自然是打贏了,但彼此身上也掛了彩,也沒教訓到那根本沒出面的富商。

 

兩人出了富商家之後跑到河邊清理傷口,要是什麼都不做跑回家,不用說肯定又是一頓罰。

 

張日山從隨身的小包裡掏出了傷藥和布條讓陳皮先把手上那個口子給洗乾淨了,再幫他灑上傷藥包紮好。

 

「嘶──張日山你能不能輕些?想痛死你爺爺我啊?」陳皮一面嘶聲一面盯著張日山嘴角的青紫──那是替他擋的。

 

張日山聞言沒好氣的哼了聲,「剛剛說不用計劃的時候不是很神勇?怎麼,你還怕疼啊?」嘴上不饒人但手還是放輕了力道。

 

陳皮無話可說,以張日山的頭腦,若是讓他想個周全的計劃出來,兩人身上的確是不太可能會有這些傷,說白了是自己衝動的拉著張日山就上,覺得憑兩人的功夫根本不以為懼才導致兩人都掛了彩。

 

他看著專心幫他包紮的張日山,另一手撫上他嘴角的青紫。

 

突然的疼痛讓張日山手上動作一頓,隨後又繼續幫陳皮包紮,「不就是剛剛用力了點,你至於嗎?」

 

「……抱歉。」陳皮低低的說了句。

 

張日山一愣,「天要下紅雨了?」在陳皮反駁之前拍拍已經包紮好的傷處,又痛得陳皮嘶嘶叫,「好啦,我肚子餓了,咱們去買糖油粑粑。」說著站起身,往回走去。

 

陳皮趕緊跟了上去,勾住張日山的脖子,兩人又一路打打鬧鬧的走回去。

 

後來回家被來告狀的富商逮個正著,又被罰的兩人不情不願的各自被禁足了三天,後來是老李聽聞了消息來給他們說情,這才被放了一馬。

 

至於那個富商後來被整得在長沙待不下去又是後話了。


 


陳皮拉回了思緒,看著已經包紮好的傷口,嘴邊拉出了一個苦澀的弧度。

 

要是可以,我倒是希望你還能幫我包紮傷口,痛些也無妨。

 

至少你還在。

 

「張日山……」陳皮閉上眼,低聲呢喃。

 

再睜開眼時,他還是那個冷酷無情的陳皮阿四。

 

那個墓裡的王。


  18 6
评论(6)
热度(18)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