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四副/豪恩】情人節狗糧

※情人節就是要吃狗糧啊!!!!!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四副— ‖互相贈送巧克力‖

今天一早陳皮無聊逛大街的時候就看見裘德考正裝打扮,整個美國商會忙上忙下的不知道在幹嘛,好奇的跳上屋頂觀察卻被裘德考叫了下來。

「你在搞什麼?」陳皮拿著裘德考塞給自己的一盒東西,包裝是挺精美的,但裘德考給自己東西基本上沒什麼好事。

裘德考對他擠眉弄眼,怪腔怪調的說:「別問,拿去送給張副官就對了,說是你買的就好。」看陳皮狐疑的表情又補上一句,「放心,沒毒。有毒儘管來找我,任殺任剮。」

說完拍拍陳皮的肩,說句祝你好運就把人請出去了。

晚上張日山依約來找陳皮,兩人照舊打了一場之後坐下來喝一杯,張日山隨手從衣服口袋裏掏了個小禮盒出來遞給陳皮。

「喏,給你。」

陳皮接了過來,打開包裝一看,是一塊黑乎乎的、橘子狀的東西。

「啥玩意兒?」陳皮把那東西捏了起來聞,居然還有一絲橘子的味道。

「巧克力,洋人的玩意兒。早上去九爺家的時候太太們拉著我做的,挺好吃的。」張日山捏捏鼻子,一些太太們說送巧克力給心上人和為什麼是做成橘子造型橘子味的話就沒說出口了。

陳皮抬起眉,「你做的?」看張日山點點頭後咬了一口,橘子的氣味意外的和苦甜的巧克力很合,再咬了一口這個巧克力就整個被陳皮吃下肚了。

「挺好吃的,看不出來你手藝不錯。」陳皮舔了舔沾了巧克力的手指,想起裘德考的話,進了房間把被擱在桌上的禮盒給拿了過來。

「給。」

張日山接了過來,晃晃盒子聽了下聲音,「這什麼?」

「街上小販說今天一定要送給心上人的東西。」陳皮意味深長的看著張日山,他當然沒有傻到裘德考說什麼就做什麼,離開美國商會之後去問了下賣洋貨的老闆,才得知了裘德考給自己這盒東西的意義。

不過他也沒打開來看,還真不知道這裡面裝的就是巧克力。

但想想張日山親手給自己做了巧克力,他還是特別高興的。

張日山打開包裝,裡面是整盒精緻的巧克力,要比自己做的精美得多,不過既然是買的自然不會差,他拿起其中一個吃了下去,咬下口的瞬間裡頭就有液體跑了出來,巧克力的香味帶著酒香在嘴裡化為一體,要比自己做的好吃多了。

他忍不住又吃了幾顆,陳皮看他吃的那麼歡,湊過去拿了一顆來吃,「真這麼好吃?」

張日山點點頭,想繼續把下一顆塞進嘴裡的時候感覺怪怪的,有一種燥熱感開始蔓延全身,絕對的不對勁。

他連忙阻止要再拿一顆來吃的陳皮,「別吃!這東西摻藥!」

陳皮扔下手裡那顆巧克力,急忙上前查看張日山的情況,「摻藥?裘德考那傢伙說沒毒的!」

張日山咬了咬下唇,伸手把襯衫扣子解開透透氣,好讓自己好過一點,然而並沒有什麼作用。

裘德考,你死定了。他心想。

「是沒毒,摻的是……」他按耐不住的揪住陳皮衣領,起身坐在他腿上,「春、藥!」

陳皮愣了下,看著張日山泛紅的臉,一施力將張日山抱起來,走向自己房間。

「我這就幫你解藥性。」

陳皮房間的門被一個踢腳關上,裡頭時不時傳來喘息和呻吟聲,那盒被吃了大半的巧克力就這樣在外頭的桌子上,接受月光的洗禮。

—豪恩— ‖單身狗的聚會‖

不知道誰提議起的,反正他們在情人節這天開了個屬於單身狗的聚會,胡耘豪和張銘恩也毫不意外的被列入邀請名單內。

一群人聚在一塊唱歌、吃東西、喝酒,似乎也顯得沒那麼孤單了。

張銘恩玩心重,喝了幾杯酒就開始high了起來,拉都拉不住,胡耘豪只好在一旁看著他,畢竟是自己師弟,多照看著點不能讓他出事。

沒多久他就看到張銘恩搖搖晃晃的朝他走來,紅紅的臉和迷茫的眼神都顯示著這傢伙已經喝醉了,估計沒意識自己在做些什麼了。

張銘恩走過來就一屁股坐在他腿上傻笑,「耘豪、讓我親一個!」

胡耘豪連忙攔住他,「張銘恩你做什麼?」

誰料到這喝醉的傢伙居然委屈巴巴的看著他,一臉要哭的表情,「輸了,要親一個。」

胡耘豪越過他一看後面,一群人巴巴的等著張銘恩親上去,還有人拿著手機要拍,估計是玩遊戲輸了。

胡耘豪嘆口氣,看著後面拿手機的,「我知道了,別拍,哪天不小心流出去就麻煩了。」拿手機的連忙點點頭,把手機收起來。

確認沒有任何人在拍攝之後,胡耘豪又歎了口氣,半放棄的看著張銘恩,「來吧。」

「十秒喔。」旁邊的人提醒,張銘恩點點頭,伸手摟住胡耘豪脖子,湊上去親他。

胡耘豪看著張銘恩的臉放大再放大,帶著酒氣朝自己撲來,內心感慨,這孩子要是知道了自己對他的感情,還敢就這樣撲上來嗎?

不論張銘恩清醒之後知道到底什麼想法,總之他現在異常投入這個吻,先是試探一般的輕吻,然後居然用舌頭撬開胡耘豪唇瓣伸了進去,勾弄著他的舌頭想得到他的回應。

胡耘豪從來沒覺得十秒這麼漫長過,一旁的人似乎也沒有要計時的意思,直到胡耘豪把張銘恩的臉推開,將他的頭按在自己肩上之後一旁的人才發出了可惜的聲音。

胡耘豪還有點喘不上氣,他拍拍張銘恩,在他耳邊說我帶你回家,得到回應之後便扶起他,留了一句「銘恩醉了,我先帶他回去。」就走了。

回去的車上張銘恩安靜的不像話,胡耘豪幾乎都要以為他睡著了,但這傢伙似乎又還有一點意識,拉拉胡耘豪的衣服說他能不能先去他家住。

胡耘豪也沒多想,招呼著司機改往自己家開。

回到家把張銘恩安置在沙發上,胡耘豪先去泡了杯熱茶讓他解酒,一回到客廳看張銘恩就著沙發扶手睡了,摸摸他的頭髮嘆氣,「你啊,知不知道我喜歡你呀,還敢這樣撲上來吻我,考驗我的耐力是不是?」

站直身體轉身想去拿條毯子給他蓋上,卻感覺到衣角被拉住,「我知道,我故意的。」

胡耘豪轉頭,看見張銘恩那雙桃花眼清亮的全然沒有剛才的迷茫,「我也喜歡你,所以故意的。」

「我請他們幫我的,我沒醉。」

「我一直很喜歡你,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這麼做就算你不喜歡我,我也能裝作喝醉了矇混過去。」

胡耘豪沒有說話,張銘恩越說越快,看上去有點手足無措。

就在張銘恩已經低著頭不敢再看胡耘豪的時候,胡耘豪總算開了口。

「跟我在一起吧,銘恩。」

張銘恩抬起頭,臉上揚起臉了不敢置信的笑容。

胡耘豪寵溺的揉了揉他的頭髮,「但是現在,把茶喝了,我們去洗澡睡覺。」

張銘恩端起杯子,一口氣把茶喝了,撲上去纏住胡耘豪。

終於不是單身狗了啊。

  23 6
评论(6)
热度(23)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