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四副】一見鍾情

※大半夜被追的文給虐了,副官死了不開心,寫個糖渣安慰自己
※『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轉載』

↓大概除了一見鍾情其他都勉強擦邊的關鍵字測試↓

今天为#四副#测试的结果是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②熟悉的声音 ③一见钟情。






初次見面是在紅府,張啟山帶著張日山來拜訪二月紅。

陳皮看見張啟山後面五官精緻卻沒有笑容的小孩兒離不開眼,連二月紅喊了他幾聲都沒用。張啟山推了推小孩兒,讓他跟著陳皮去外邊逛逛,小孩兒點了點頭,踏到陳皮面前,「陳皮哥哥。」

張啟山看著愣愣的陳皮心裡只想笑,但還是繃住了笑容,「陳皮,你帶著日山去外邊逛逛吧,我和你師傅有些事要談。」

原來他叫日山啊。

陳皮平常是絕對不會聽張啟山說話的;三不五時就來拜訪師傅,一來就是跟師傅關在房裡好幾個時辰,不知道為什麼老感覺師傅都要被他騙走了,也因此陳皮對張啟山基本沒什麼好感,但此時卻順從的點頭,領著張日山出門了。

二月紅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總感覺徒弟不要自己這個師傅了。

陳皮領著張日山逛了一圈紅府,著實不知道有什麼好玩的,唱了一段戲給張日山聽對方似乎也不是很感興趣,只是禮貌性的稱讚,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

「你呀,是不是永遠都是這個表情啊?」陳皮捏了捏張日山的臉,發現張日山稍稍的嘟起嘴,隨後又變回一臉淡漠。

看來不是天生面癱。陳皮心想。

不知道用吃的行不行?

於是陳皮領著張日山去了東街,給小孩兒買了糖油粑粑,這次明顯的看見了他眼裡的欣喜,但依舊沒什麼表情。於是又給他買了好吃好玩的都還是沒有表情,就在陳皮幾近放棄想抓著張日山的肩晃求他給自己笑一個的時候,他看見張日山盯著糖葫蘆,眼神裡透著渴望。

「想吃糖葫蘆?」陳皮問。

張日山搖了搖頭,「啟山哥說吃多了會牙痛。」,努力的撇開頭不敢再看。

陳皮可不管張啟山說了什麼,上前跟小販買了一支遞給張日山,「就一串而已,管他張啟山說了什麼。」

張日山看著眼前紅通通的糖葫蘆,臉上明顯的動搖,但還是不願意接下。陳皮直接把糖葫蘆遞到他嘴邊,「沒吃過吧?吃一個試試,天塌下來了有你陳皮哥哥頂著,怕什麼!」

竄進鼻尖的甜香終究還是讓張日山張開口,咬了一顆吃下。

好吃。

陳皮有趣的看著一串糖葫蘆被張日山消滅掉,艷紅的嘴嚼啊嚼的,在全部吃完之後伸舌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毫無預警的綻放出了笑容。

陳皮再次看得兩眼發直。

張日山皮相好,皮膚白透嘴唇又紅,不笑的時候就像個精緻的娃娃,笑起來整個人就多了些靈氣和一點點傻氣,讓人忍不住想把他抱在懷裡疼。

而陳皮也這麼做了,張日山突地被陳皮抱住還下意識的想推開他,但想到人家剛剛才請自己吃了好吃的又鬆了勁,「陳皮哥哥?」

陳皮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小日山啊,以後跟著我吧?天天給你吃好吃的。」

張日山推開陳皮,認真的看著對方,「那可不行,我以後是要追隨啟山哥的!」

又是張啟山!陳皮忿忿的想著,搶了自己師傅,現在連未來的媳婦兒都對他死心塌地。張啟山,我們樑子結大了。

身在紅府的張啟山突然打了個噴嚏,二月紅打趣的看著他,「你也會染風寒?」

張副官看著眼前賣糖葫蘆的小販發呆,突然一支糖葫蘆出現在他視線內,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不好好巡街,張副官這是在怠忽職守啊?」

張日山抬眼一看,果然是陳皮。

毫不客氣的搶過糖葫蘆一口一個,「多謝四爺關心,我已經巡完街了。」

看他吃的腮幫子都鼓起來,陳皮難得的笑了笑,伸手給他抹去了嘴角沾上的紅,「剛剛想什麼想得出神?」

張日山嚼著口中的糖葫蘆,喀滋喀滋響。

「想你。」

陳皮挑眉,「不得了,今天什麼日子啊?」

張日山拿著被吃的光禿禿的籤子,把陳皮戳進一旁暗巷,確認四下無人就吻了上去。

如此大好福利陳皮自然不會推辭,摟著他的腰不讓他逃,又吻又咬的,直把人咬的嘴唇微腫才放開,看張日山靠在自己懷裡微微喘氣。

「到底怎麼了?有人找你麻煩?」陳皮低聲問著,張日山這麼主動肯定有什麼問題。

張日山搖了搖頭,蹭得陳皮有些心猿意馬。

「陳皮,就算以後我死了,化作鬼我都不會離開你。」過了許久張日山才悶悶的說。

「誰准你離開了?你張日山生是我陳皮的人,死是我陳皮的鬼,敢離開就是追到閻羅殿也要把你逮回來!」陳皮揉了一把懷裡人的頭髮,緊了緊雙臂,他不知道張日山今天究竟遇到了什麼事,他不想說也就算了,總歸有很多法子能讓他心情好轉。

「不說了,四爺我請你吃好吃的!」陳皮鬆開手,牽著張日山的手往街上走。

錯過了張日山盯著手揚起的笑容。



  26
评论
热度(26)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