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四副】皮皮的日常調戲日山不分時期(下)

※文章禁止轉載
※上自己翻我懶得做連結了


張日山一把將他的手扯開,「你果然還是老樣子,絲毫沒有長進。」說完就抱起他和陳皮換下的濕衣服走出去晾了。

陳皮追了出去,看著張日山動作熟練的晾衣服,第一次有了娶這個人回家過這種日子的想法,隨即又搖搖頭自嘲,這人看上去一副好人家出來的樣子,怎麼肯跟自己這種人過生活?

陳皮直視自己的目光讓張日山有點不自在,在原來的時間裡每每自己漿洗衣服、晾衣服的時候陳皮也總是這樣在背後看著他,偶爾會上手摸個幾把,兩人又會就著衣服這些障礙物動起手來,最後衣服掉地上了得重洗了,陳皮就會過來幫著一起洗。

離開了這幾天,有些想念那個橘子皮了呢。

「喂!你到底是誰?到底為什麼知道我?」陳皮出聲叫醒了看著衣服發呆的張日山,雖然他對這個人抱有好感,不過還是習慣性的抱有些防備心,對於從來沒見過卻知道他的人不能完全放下警戒。

「我認識未來的你,你信嗎?」張日山轉頭看著他,光打在他精緻的臉上讓他在陳皮眼裡有著神仙一般的感覺,鬼迷心竅的點頭。

「呵,換做是未來的你只會一臉不屑的說我做夢吧。」張日山看著陳皮愣愣的臉失笑,沒想到橘子皮小時候那麼可愛啊。

「是我在做夢吧……」陳皮小聲的說。

張日山捏捏陳皮的臉,「想不到你這橘子皮也有這麼可愛的時候啊。」

陳皮毫無反抗的給張日山捏。手握上張日山的,嘻皮笑臉的看著他,「只有我媳婦才能捏我的臉啊,捏了可是要嫁給我的。」

張日山趁著陳皮握住自己的手,湊近偷了一吻,「早就嫁給你了。」

說完鬆開陳皮的手,往門外走去,「我該回去了。」,他轉頭看向陳皮,「我猜你肯定也等得心急了,指不定要鬧出什麼大事。」

看他要往外走,陳皮叫住他,「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張日山笑他,「怎麼?捨不得我啊?」

陳皮撇撇嘴,「爺是怕你迷路。」手卻悄悄牽起張日山的。

兩人一路無語走回張日山當天來的河邊,直到一旁的洞口前止住腳步。

「我該走了。」張日山說。

「嗯。」陳皮回他,手卻又緊上幾分不願放開。

張日山反握住他的手,直視陳皮那雙承載了情和不捨的雙眼,「陳皮,等我。」然後放開手,頭也不回的走進洞口。

陳皮沒有追上去,他站在那裡很久很久才離去。

張日山走進洞口後沒多久又回到那天跟佛爺分開的岔路,順著記憶走回入口,不意外的看見了那個揪著佛爺衣領不放的傢伙。

「副官。」張啟山發現了他。

「佛爺,屬下來遲了。」張日山行了個禮,伸手要把陳皮的手從張啟山衣領拽下來的瞬間被陳皮拉過抱在懷裡。

「日山,我終於等到你了。」

——完

  20 2
评论(2)
热度(20)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