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四副】皮皮的日常調戲日山不分時期(上)

※元旦快樂!新的一年繼續努力割大腿肉😂
※四屠黃葵片段更改腦補

陳皮發誓他真的不是對那個女娃子有意思。

他只是看見那個兔牙,想起了幾天前遇見的那個人。

幾天前他抓螃蟹抓著就睡著了,被那群孩子扔石子,本來是不打算理睬他們的,然而那群孩子卻越丟越起勁,搞得他忍不住想發火,睜開眼的瞬間卻看見有個青年義正嚴詞的制止了那些孩子。

那個青年制止了那些孩子之後就被那女娃子拉著走遠了,他只來得及看見青年精緻的側臉,和笑起來時露出與那女娃子一樣的兔牙。自那天後那個青年的身影和那兔牙就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

所以他才忍不住逗逗那女娃子,誰知道她就要把洗衣水潑來的時候那個讓他念念不忘的聲音從船艙傳出,「怎麼了?」

踏出船艙的正是那天那個青年,那娃子對青年說了幾句後就進去了,陳皮就這樣盯著青年不放,直到青年轉向他走過來,臉上有著不敢置信,「陳皮?」

陳皮挑挑眉,「你認識我?」

那青年正是張日山,那天跟佛爺下了個斗在岔路分頭調查,卻不知怎麼走著走著就到了那天的河邊,遇見了那女娃的爹,從而得到幫助住下,沒想居然在這邊看見了陳皮。

卻又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陳皮。

似乎更青澀、更沒有戾氣些。

而且這個陳皮不認識他。

不說兩人之間做過的那些事,光是陳皮看見他不調戲不過招這點就十分不正常,所以他肯定這不是原本的陳皮。

挺有趣,然而調戲人家女孩子也是不行的。

「我當然認識你,還知道你剛剛對女孩子的作為。」張日山走近他,拿起他身邊的板子,「一百文殺一人?」他挑釁地看著陳皮,「殺人?憑你?就耍耍嘴皮欺負人家女孩行吧!」

陳皮勾起嘴角,「要不你來試試?」出手就往張日山胸前襲去。

張日山往後一仰避過,隨即跟陳皮過起招來,卻礙於岸邊施展不開,被陳皮步步逼近下意識想後退,腳勾到了岸邊的繩索頓時失去重心往後倒。

陳皮見張日山往後倒就想拉住他,結果兩人一起跌進水裡。

這麼一搞自然也打不成了,陳皮索性把人拐回去廟裡找了自己乾的布料給對方擦擦等衣服乾,橫豎都是男的也沒什麼,重要的是他想跟這個人待久些。

張日山一踏進廟裡左右環顧四周,「你住這?」

他已經大概猜出這是從前的陳皮,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居然見到了這個時期的陳皮,不過這是他從沒見過的陳皮,令他多了幾分好奇心想更了解他。

——這個想法只維持到他們脫下濕透的衣服後,陳皮一手摸上他的腰,低低的吹了一聲口哨,「呦,挺好摸的。」

這人是不是哪個時期都一樣欠揍?

tbc

  23 5
评论(5)
热度(23)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