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豪恩】歲月靜好

※文章禁止轉載

這個其實我很早之前就寫在我的首頁了,可能很多人不會去看,又遇到有人轉載了我的文章,我嘗試聯繫請她撤下卻都沒有回應,我只好在文章前面打這麼長一段來告知了。
請不要轉載我的文章謝謝。
我很感謝你喜歡我的文,你可以點紅心、留評論都沒問題,但請不要直接使用lofter的轉載功能,在我看來就跟你拿走我的文章貼在你的首頁之後留一個事後告知:「你的文章我用囉!」沒什麼兩樣,如果要轉載至其他地方,請徵求我的同意;如果有什麼方法可以把轉載功能關掉的話也麻煩評論告訴我,萬分感謝。
————————————————————————
嚴肅到這邊截止,下面輕鬆點:
BGM推薦:劉若英-歲月靜好




兩人難得一起的休假日,早上張銘恩起床盥洗完,回到房間發現胡耘豪還在賴床,明明他起床的時候這個人也跟著醒了,本來手還摟著他的腰不放,自己下床的時候還作勢要把自己抱回床上,結果一回來房間又發現他閉上眼睛繼續入睡。

張銘恩眼睛轉了圈,發現了站在床下的貓,嘴上掛著的笑散發出一種要惡作劇的預警。他輕手輕腳的把在床下盯著胡耘豪的貓抱起來,放在胡耘豪身上,「快,叫把拔起床。」

貓不明所以的喵了一聲,踩了胡耘豪幾腳之後竟然像是找到了一個好位置,就這樣在胡耘豪肚子上蜷成一團,打了個哈欠閉上眼跟著胡耘豪一起睡了。

張銘恩看著不免有些無奈,但還是掏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然後蹲下身看著承受了一隻貓的重量卻彷彿沒感覺繼續睡的胡耘豪,嘟嚷著,「果然貓跟主人一個樣啊……」說著伸出手指抵著胡耘豪的鼻子往上推,「再睡就成小豬了啊。」然後看著被自己弄成豬鼻子的胡耘豪偷笑。

不過看沒多久他就把手縮了回來,他可喜歡胡耘豪的鼻子呢,捨不得捏壞了。想著想著忍不住又伸手從他的鼻樑摸到鼻頭。

真好。

還想再多摸幾次的時候手就被另一隻手握住,攥在手心裏。

「小搗蛋。」胡耘豪睜開雙眼,握著張銘恩的手,整個人看上去像窩在他肚子上的貓一樣慵懶,眼裡卻是滿滿的寵溺,「剛剛說誰小豬啊?」

「說那個不肯起床的皮皮啊。」張銘恩才不怕他呢,沒被抓住的另一隻手伸過來覆在兩人相握的手上,要把胡耘豪拉起來,「快起來刷牙啊,我去弄早餐。」

「好好好,就起了。」胡耘豪順著張銘恩的力道起身,抱起因為自己起身而跳下去、正蹭著腳不滿的喵喵叫的貓,「早安啊,小美女。」

貓咪喵了一聲算是回答,胡耘豪一把牠放下,牠馬上就顛顛的跟著張銘恩進廚房了。

盥洗完出來張銘恩正把剛煎好的蛋夾進吐司裡,看見胡耘豪出來順口指揮他把冰箱裡的牛奶拿出來。胡耘豪把牛奶倒進杯子的時候張銘恩已經開吃了,昨天晚上耗費了不少體力,早上為了等胡耘豪起來一起吃早餐又花了些時間,他老早就餓了。

「吃慢點,小心噎著了。」胡耘豪伸手幫他把嘴邊的吐司屑屑抹掉,看了眼他的吐司,「嗯?冰箱裡的火腿你沒用?」

張銘恩咀嚼著把嘴裏的食物嚥下了才回他,「早就吃完了,冰箱裡已經沒什麼東西了。」

「等等吃完去買吧。」胡耘豪慢條斯理的吃著他的那份早餐,看著張銘恩喝完牛奶之後伸出舌頭舔舔嘴巴,忍不住微笑。

心裡像是瞬間被什麼填滿,滿滿的,讓人不自覺的嘴角上揚。


要說吃的話估計沒人比得過張銘恩,不止愛吃,也會吃。一踏進超市他就開始一樣一樣的數菜單給胡耘豪,胡耘豪跟在他後面拿著食材比價、再放入推車裡。

「啊、我還想吃這個——」張銘恩看見前方的小蛋糕,看上去賣相不錯,登時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豬,買這麼多,你確定我們吃得完?」胡耘豪看著他拿起了那盒小蛋糕,再看看已經滿了的推車,搖搖頭。

「這次休這麼多天,可以啦!」張銘恩對自己的食量十分有信心,把小蛋糕放進推車之後才突然想起來反駁胡耘豪:「你才是小豬!我是大帥哥,哼哼。」

食物買的差不多了,胡耘豪決定把一些生活用品也給補齊了,張銘恩則去拿一些零食,等到他準備把零食放進推車的時候,發現裡面躺了兩盒套子,倏地紅了臉,瞪著笑得溫文儒雅但在他看來十分邪惡的胡耘豪,「幹什麼買這個!」雖然是正常不過的東西,不過兩人一起出來卻買了這個總會讓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昨天晚上用完了嘛,怎麼,害羞了?」胡耘豪捏捏他紅紅的臉頰,覺得這樣子的張銘恩可愛的很。

「才沒有!」張銘恩哼哧哼哧的,撥開胡耘豪的手往前面走去,胡耘豪推著推車跟上,心裡簡直笑開了花。


買了這麼多東西要搬回家也是不容易,回到家不想再花時間煮飯,兩人索性就在外頭解決了午餐,再拖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回家。

回到家把買回來的東西放好兩人就癱在沙發上不想動,緩過一陣子之後張銘恩掏出手機一頭栽進手機裡,胡耘豪則跟跳上他大腿的貓兒玩了起來。

好一陣子張銘恩才從手機的世界裡出來,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身旁沒了聲音,原來胡耘豪跟著蜷在他腿上的貓一起睡著了。

張銘恩就這樣盯著胡耘豪的睡臉,腦袋裡不自覺的把他的五官徹底掃過一遍——英氣的眉毛、平時望著他裡頭滿載愛意和寵溺的雙眼、他最喜歡的鼻子、嘴角微微勾起的唇……等到他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貼上了胡耘豪的雙唇,涼涼的、軟軟的。像是做了什麼壞事般,他急忙往後退開,大動作驚醒了睡在胡耘豪腿上的貓,牠跳下胡耘豪的腿,盯著被胡耘豪摟住的張銘恩喵了一聲走掉了。

而被胡耘豪摟住的張銘恩則是被迫維持著原本的距離,臉跟對方的近到能感覺到他的呼吸,想要拉開距離卻被胡耘豪一手扣住了下巴,「偷襲我?」

「我沒唔——」沒等他說完,胡耘豪就吻了上來,微涼的雙唇貼著他的磨蹭,然後輕輕含住他的下唇,發覺張銘恩想要推開他,哼笑了一聲將舌頭探入,強硬的打開了他的齒關,勾住他的舌頭與之糾纏。

一被這樣吻住張銘恩就開始覺得有些發軟,掙扎這個想法早被拋諸腦後,只剩下跟隨胡耘豪這個反應。漸漸的被胡耘豪推倒在沙發上,扣著他的手、掠奪他的氣息。

等到兩人氣息不穩的分開,胡耘豪看著紅著臉躺在沙發上喘氣的張銘恩,伸手捏住他的鼻子,「說了讓你用鼻子呼吸,怎麼老忘記。」

張銘恩對他吐了吐舌頭,胡耘豪手快的將他舌頭夾住,「還想再來?」

張銘恩皺著臉搖頭,小表情太可愛,胡耘豪覺得自己有點上火。不過體諒到昨晚已經折騰他很久就作罷了,假期還長得很,不急。

「暫時放過你,回房間。」他伸手要拉起張銘恩,看對方本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在聽到回房間這三個字的時候又皺了起來,不免覺得好笑,輕輕的彈了下他的額頭,「回房間陪我睡午覺,想什麼呢。」

感覺自己逃過一劫,張銘恩手捂住額頭被彈的地方傻笑。

胡耘豪看了看這個傻小孩,搖搖頭,拉起他,「走吧。」

房門關上,經過的貓對著關著的房門喵一聲,漫步回自己的窩睡了。

  39 11
评论(11)
热度(39)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