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豪恩】探班

※主要是胡耘豪x張銘恩,只有一點點點點的四副,不吃RPS的還請迴避感謝ʕ•̀ω•́ʔ✧
※RPS勿擾真人

胡耘豪最近正在趕拍老九門的番外,正好張銘恩也已經開學回學校了,兩人只有靠著手機在聯絡,而且還是兩人的空閒時間才有辦法回覆對方的訊息,一來一往之間也是許久沒有好好的聊過了。

有些想念了呢。

胡耘豪看著螢幕上張銘恩的上一條訊息,已經是將近十個小時之前的事了,小孩顯然是看到了小靈子探班後在微博發說蚊子多,直問他是不是沒有帶防蚊的啊,還是用的沒效,要不要用用看他用的那款。

他笑了笑,按了幾下手機,『你要負責送貨上門嗎?』傳送出去。

等了一會兒沒有動靜,他猜想也許他們這次的時間又沒對上了,翻了一下微博索性關了手機螢幕,就這樣癱在椅子上睡了過去。

畢竟今天拍了許久好不容易能休息了,胡耘豪沒多久就睡熟了,絲毫沒注意到他房間的門被人打開。一個人影悄悄地踏了進來,輕手輕腳的靠近,拿起了被他放在腹部的手機摁開,看著屏保那張還在拍老九門時他們倆穿著戲服的合照嘿嘿一笑,將手機放到一旁的桌上,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就著胡耘豪這睡姿連拍了好幾張照,又點開了胡耘豪傳的訊息,認真的回覆了之後也將自己的手機擺在胡耘豪手機旁,帶著那小狐狸一般的笑容跨坐在胡耘豪腿上。

這時的胡耘豪正在做夢,夢到了他就是陳皮,在下斗的途中被落下的巨石壓住了雙腳,頓時動彈不得,想呼救身旁卻沒有任何一人,在他死命想搬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巨石時,一個熟悉的人臉突然出現在他眼前,「陳皮。」

是張銘恩,不對,是張日山。

張日山就這樣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伸手掐住他的臉,帶著一絲冷笑,「陳皮,你也有這麼一天。」

胡耘豪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張日山就直接湊了上來吻住他,突然其來的衝擊讓他就這樣醒了過來。

睜開雙眼就看見夢中一模一樣的面容放大出現在自己眼前,他睜大雙眼,下意識的把人推開,到一半意識到這是張銘恩又卸了力道。

「幹什麼呢,哥?這麼不喜歡我啊?」張銘恩笑嘻嘻的看著他。

胡耘豪伸手捏了捏身上淘氣傢伙的鼻子,「趁我睡覺的時候偷襲我啊?還害我做了惡夢。」嚴格來說也不算是惡夢,不過胡耘豪還是拍了拍張銘恩坐在自己身上的屁股。

「哎?你做惡夢啊?快說來讓我笑笑。」張銘恩一聽笑得可開心了,一臉期待的看著他,屁股還是不願意離開,又故意的蹭了兩下。

胡耘豪見他不願意起來,索性雙手一伸,將人抱入自己懷裡,「我啊,夢到自己變成了陳皮,在墓裡被巨石壓住了雙腳,」拍了拍張銘恩的屁股示意就是他惹的禍,「然後啊夢見了張副官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湊過來……」

「湊過來什麼?話不要說一半啊!」張銘恩興致勃勃的聽著,胡耘豪卻故意釣他胃口,忍不住抗議。

胡耘豪伸手扣住他的下巴,湊上去就是一吻,還不忘舔了舔這人可愛的小兔牙,又勾著他的舌頭交纏,狠狠的戲弄了一陣子才放開他,低笑著欣賞小傢伙雙頰泛紅、微微喘氣的模樣,「湊過來親我啊。」

「胡耘豪你這個湊流氓!」張銘恩掙脫開他的懷抱,正要起身的時候又被胡耘豪拉了回來。「你還沒說你怎麼在這呢?」

「探班啊!不是還說要我送貨上門嗎?我把自己送上來了請問胡耘豪先生你收不收啊?」張銘恩晃了晃剛剛拿手上的手機。

「收,當然收,那麼我可以拆開包裝了嗎?」胡耘豪壞笑著把手伸進去張銘恩衣服裡,才摸了腰一把就被拉了出來。

「哥你明天不拍了是吧?趕快去洗澡上床睡覺!」張銘恩義正嚴詞的拒絕了,不過他也清楚對方是真的很累了,這話也不過是調戲他罷了,不會真的實行。只是心疼對方疲累,想讓他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充分的休息。

胡耘豪依言放開他,揉了揉他沒抹髮膠柔順的頭髮,「等等跟我一起睡吧,過來這邊也累了吧?」

張銘恩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笑,胡耘豪自然也就當作他答應了。

這天兩人倒是躺在床上說了不少話,最後胡耘豪還是耐不住疲累沉沉睡去,張銘恩說到一半發現對方沒有回應,側頭一看才發現胡耘豪已經睡著了。他看著這睡顏許久,最後才悄悄地在胡耘豪的臉頰印上一吻,輕聲說了句:「晚安。」才閉上眼睡了。

於是隔天在片場劇組人員看到張銘恩和胡耘豪雙雙出現的時候紛紛跟他打招呼問他怎麼過來了,學校沒課嗎,張銘恩看了看已經換上戲服正在化妝的胡耘豪,晃晃裝了防蚊液的袋子說,「我兼差來送貨順便探班的啊!」


另一邊的王美人表示同學一場你咋就沒來給我送貨探班啊?

  65 1
评论(1)
热度(65)
  1. 引一曲微尘迁璃紫 转载了此文字
    三娘委屈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