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蘇藺】口袋藺晨 18-20(完)

※與我家秋秋 @叶凌秋大小姐 的互相投餵
※正文完結

 
 

18.

梅長蘇坐在廊上,看著藺晨飛來飛去的逗著不知道從哪兒溜進來的小貓玩。

「嘿、來啊!抓不到!」藺晨左跳右跳,看小貓伸手撲騰卻又逮不到自己的模樣,像極了每次總追不上自己的飛流,可愛極了。

才想著小貓可愛,一個沒注意藺晨就被小貓一掌拍了下來,哎唷一聲跌在地上,小貓正想伸手撥弄他,就被著急得大步跨過來的梅長蘇給嚇跑了。

「藺晨?」梅長蘇撿起跌在地上的藺晨放在手心上,「有沒有被抓傷?」他翻弄著檢視藺晨身上有沒有傷口。

藺晨被翻來弄去得煩了,拍拍衣服站了起來:「沒事啊,你瞎折騰什麼呢,我都要被你搞暈了!」

「讓你愛玩,被奶貓一掌拍到地上感覺如何啊,藺少閣主?」梅長蘇見他這樣子就知道他沒受傷,也就鬆了一口氣,但仍然忍不住陶侃他。

「……」藺晨一向自詡輕功不賴,被他這麼一說頓覺面子掛不住,又忍不住嘴硬著回話:「可有趣了呢,說了你也不懂的。」隨後裝模作樣搖頭晃腦的往梅長蘇胸口一跳,穩穩的鑽進梅長蘇胸前特地為他縫製的小袋之後拍拍他,「累了,我要睡個午覺,別吵我啊。」

梅長蘇望著鑽進袋裡裝睡的藺晨,搖搖頭,心知肚明他是面子掛不住腦羞了,但又忍不住順著他。

沒多久藺晨真的就在袋裡睡了起來,梅長蘇聽著胸前傳出來的平穩呼吸聲,右手輕輕往胸前一放,寵溺的笑了。

 

19.

不知不覺大家也都漸漸習慣藺晨這副樣子了,看著藺晨吃著吉嬸特地替他做的小分量餐點,梅長蘇想著就這樣過下去其實也沒什麼不好,雖然偶爾夜半醒來,本來會抱著自己入睡的人現在只能睡在他枕頭旁邊的位置避免被壓著,雖然他看著那人的睡顏無法再像以前那樣趁他熟睡時悄悄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藺晨倒是一副得過且過的樣子,沒事的時候就陪著梅長蘇。梅長蘇坐在桌前看書,他就在桌上抱著梅長蘇給他做的小筆,在紙上塗塗畫畫,畫著梅長蘇看書時的模樣。

「畫得真好!美人啊美人。」藺晨對著自己比原先樣子花費許多工夫畫出來的畫作讚嘆。

梅長蘇輕笑一聲,不予置評繼續低頭看書。

就在藺晨還在看著畫作入迷之時,一道身影快速的踏入房間,找準目標就將他拎了起來。

「哎喲,還真是巴掌大小的模樣啊?有趣!」來人把藺晨拎在半空中觀察,全然不在意藺晨的掙扎和梅長蘇的欲言又止。

「爹!你快放我下來!」藺晨不停掙扎著,這爹一來就把他當珍奇物品一樣品頭論足,也不知道關心一下自己的兒子變不變得回來,煩得很!

「藺老閣主……」梅長蘇想從老閣主手上接下藺晨,卻也明白藺晨他爹和他一樣,感到有趣的話是不會輕易罷手的。

「哎長蘇啊。」藺老閣主意猶未竟的將藺晨拋給梅長蘇,坐下來倒了茶喝了一口,打聲招呼之後就沒再說話。

等了一會兒,梅長蘇實在忍不住開了口:「您看藺晨這個樣子……可有想到什麼解決之法?」

「你們紀錄的那些我都看了,這個樣子我也是頭次見到,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解。」藺老閣主嘆了口氣,放下茶杯緩緩說道。

自己唯一的兒子變成這個樣子他一開始聽見也是著急,多方打聽之下也找不到什麼解決之法。但如今一看,即便是變成這副模樣,兩人之間的相處也沒有什麼不同,他也就定下心來。

「既來之則安之……身為藺家人我想即便是這副模樣也能繼續生活下去。既然你們說藺晨是毫無預兆變成這副模樣的,也許有一天也會毫無預兆的變回來吧。」

藺晨和梅長蘇相視,老閣主這番話也確實有道理,這些日子以來他們也已經漸漸習慣這樣的生活,即便藺晨真變不回來也無妨。更何況沒準哪一天睡一覺起來他就變回來了呢?

 

「你們啊……好好過日子就好了。」

 

藺老閣主沒有久留,也不擔心藺晨,只說他就是來看看兒子這副稀奇模樣,若是在哪裡雲遊的時候聽見了解決之法會立即回來便又雲遊去了。

藺晨知道這爹是關心他特地趕過來,因為沒有解決之法又決定再去打聽打聽,但嘴上還是說只是來看他這副模樣笑話他。

他撇撇嘴,「這什麼爹啊。」

梅長蘇伸手戳他的臉,「其實你們父子倆挺像。」

藺晨沒有回話,看著自家爹離去方向的樣子有點落寞。

「走吧!進屋吃飯吧!」梅長蘇轉身,眼角餘光瞥見坐在肩膀上的藺晨還是回頭又看了一下才轉過來。

不誠實的傢伙啊……

 

20.

半夜又再次醒來,梅長蘇轉頭,看著攤在他枕頭上呼呼大睡的藺晨,伸手輕輕摸了一下他的臉。

藺晨似是將他當成蚊子一樣伸手揮開,伸手抓了抓肚子後又繼續四肢攤開呼呼大睡。

太可愛了。

梅長蘇終是忍不住,輕輕的在他臉上印下一吻。

準確的吻住了他的唇和大半張的臉。

藺晨嗚咽一聲,梅長蘇退開以為他會清醒過來,結果這傢伙只是伸手抹了一下臉,翻個身又繼續睡了,連醒都沒醒。

梅長蘇搖搖頭,笑著閉上眼睡了。

 

隔天一早,梅長蘇在一陣壓迫感和熱意下醒來,睜開眼低頭一看,胸前就擱著一顆黑呼呼的頭,身體也被手腳纏住。

他笑了幾聲,胸口的震動讓枕在上面的藺晨蹭了幾下,發出幾聲無意識的囈語,卻還是沒有醒來。

 

「歡迎回來,藺晨。」

 

(完)

 


 

------------------------------
終於還是結束了,這篇文從一開始其實只是我的一個隨筆塗鴉,在與秋秋討論的過程中逐漸有了這些腦洞,也因為秋秋的鼓勵說「我更一篇,她就更一篇」讓我有動力將這些腦洞寫出來。
不過逐漸的,我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腦洞了,討論之下我們決定完結正文,讓閣主變回來好讓蘇哥哥吃掉。(其實也是因為我希望能將正篇做成實體書寄給秋秋當做紀念)
未來如果還有其他關於十厘米鴿的腦洞我們會以番外的形式進行的!正文的完結並不代表永遠的結束,十厘米的藺晨會一直存在的!(蘇:可以不要嗎......)
如果大家有什麼關於十厘米鴿的腦洞想分享也歡迎評論留言喔,也許哪一天就會以番外的形式出現囉!


  57 10
评论(10)
热度(57)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