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蘇藺】口袋藺晨 16-17

※照慣例 @叶凌秋大小姐 

※爆字數了所以只有兩段

16.

蘇宅。

黎綱雙手捧著一隻琅琊閣信鴿匆匆走了進來,遞給梅長蘇,「宗主,老閣主回信了。」

梅長蘇接過黎綱手裡的鴿子,取下綁在鴿子腳上的紙捲,將鴿子輕輕的放在桌上。

「藺少閣主呢?」黎綱左看右看,就是沒瞧見那個藍色的小身影。

梅長蘇伸手敲了敲胸口,「藺晨,老閣主回信了。」

等了一下子黎綱才看見藺晨睡眼惺忪的從梅長蘇的胸口探出頭來,「什麼?老爺子終於回信了嗎?快打開來我看看!」

老閣主的來信沒有很長,首先先表達了一下自己沒有聽說過這種狀況,具體需要等他見到了藺晨才能找解決辦法,末了還讓梅長蘇先把藺晨現在的樣子畫一張寄給他笑笑。

「這什麼爹阿!我都變成這樣子了他還想著要笑我?」藺晨氣得兩隻小手用力拍了拍信紙,把信紙拍的啪啪響。

看見梅長蘇和黎綱都在笑之後抗議無果又忿忿的跳到桌子上,拿起桌上的糕點氣呼呼的嚼著。

梅長蘇讓黎綱拿來紙筆和墨,將這幾天的狀況先記錄起來給老閣主做個參考,藺晨本來還以為他真的打算把自己的樣子畫給老爺子看,探頭一看發現不是之後就轉頭離開了。

待梅長蘇寫完,將紙上的墨吹乾遞給黎綱交代他收好,往桌子一看卻發現原本在那裏的藺晨不見蹤影,「藺晨呢?」

「下來!」外頭突然傳來飛流的聲音。

不會是跑去逗飛流玩了吧,明明前幾天還怕飛流怕得很,果然沒幾天又恢復本性了。

梅長蘇在心裡搖了搖頭,走出門打算看一下,才踏出去沒幾步就被撲稜而來的鴿子從面前擦過去,而飛流正在後面追著鴿子。

「飛流,不是說了不要追著你藺晨哥哥的鴿子跑嗎?」梅長蘇連忙喊住他。

「不是,上面!」飛流指著轉回來的鴿子。

梅長蘇仔細一看,乖乖,藺晨居然就坐在那隻鴿子上面,還揪著鴿子的後頸毛指揮著他家鴿子飛呢!

「長蘇你看!」藺晨揪著鴿子飛到他面前轉了一圈,開心的很,「我訓練出來的鴿子就是不一樣,多聽我的話阿,想飛哪就飛哪!這樣我就可以騎著他出去玩了!」

「藺少閣主真是有興致,你家鴿子不只得替你送信還要給你當坐騎,看樣子琅琊閣的待遇也不是很好阿。」

這話藺晨可不樂意聽了,他讓鴿子停在梅長蘇的頭上踩了好幾腳,「瑯琊閣的待遇可好了!梅宗主若是有意見不如換你來當我的坐騎一天試試?」

「你這麼說就不對了,難道這幾天不是我在帶著你到處走嗎?」梅長蘇把頭上的藺晨連人帶鴿抓了下來,「我當了你好幾天的坐騎,請問藺少閣主你給我的待遇是什麼呢?」

藺晨扭了扭身子逃出梅長蘇的手,順著他的手臂幾步跳躍到他的肩膀坐下,「哼哼,那是你的榮幸。」

梅長蘇把鴿子遞給在一旁盯著鴿子很久的飛流,「飛流,好好保管,可不許吃了還是弄死了,不然你藺晨哥哥可要哭鼻子了。」

「嗯!」飛流接過手用力的點點頭,三兩下就跑走了。

「欸!我的寶貝鴿子!」藺晨想要追上去卻被梅長蘇揪住了衣服。

「作為酬勞,你的鴿子就給飛流玩幾天吧,至於你……跟我回書房去。」說玩把藺晨往胸前專門為藺晨縫的袋子一塞就走了回去,完全無視藺晨在袋子裡罵罵咧咧撲騰著。

 

17.

難得梅長蘇獨自出了門,藺晨以陪飛流玩捉迷藏為代價解放了他飽受折磨的寶貝鴿子。

和飛流劃好了遊戲範圍之後,先由他負責找飛流,沒想到三兩下就把飛流找了出來,飛流不服氣的鼓著臉,藺晨只好妥協,「好吧好吧,這次我數到一百,你要好好躲喔。」

慢慢的數到一百之後藺晨跳了幾下上了一旁的樹頂,左右張望毫不意外的看見了躲在屋簷的飛流露出來的小馬尾。

為了配合飛流,他假裝先繞過幾個點去搜尋,邊找邊喊「小飛流,快出來。」

經過飛流的藏身地點時還故意不抬頭往上看,邊走邊喊的離開後還明顯的聽到飛流的竊笑聲。

小笨蛋,故意讓著你呢,還敢笑我!看我這麼收拾你!藺晨心想,悄悄的繞了一圈跳到飛流藏身處的屋頂上,偷偷的滑下身子,一口氣跳到已經掏出甜瓜在啃的飛流頸後拉住他的小馬尾。

「抓到小飛流了!」

猝不及防被抓住頭髮的飛流嚇得掉下屋簷,翻了個身落地之後順手把藺晨捧在手心,「過分!」

「第二次抓到你了啊飛流,不能再耍賴囉,乖乖當鬼吧!」藺晨嘿嘿一笑,盯著飛流不甘願的嘟著嘴矇著眼睛開始數數。

「嗯……躲哪好呢?」四處看了幾個地方都不太理想,跑了兩圈之後決定躲在花園。

也不知道是不是風吹過來太舒服,藺晨居然躲著躲著就睡著了。

 

飛流找了好久始終找不到藺晨,急得跳腳,正好梅長蘇帶著點心回來,隨即就把找藺晨這件事忘在腦後,開心的吃起了點心。

「飛流,藺晨哥哥呢?」梅長蘇回房間找了一圈都沒看見藺晨,眼見天色都漸漸暗下來了不禁有點擔心,便問了問吃得開心的飛流。

「捉迷藏!找不到。」飛流嘟嘴抱怨。

「找不到藺晨哥哥嗎?」梅長蘇摸摸飛流的頭,「沒事,蘇哥哥幫你找出來。」

擔心天色完全暗下來之前找不到藺晨,梅長蘇提著燈籠,問了飛流大致的範圍就摸索著一點點找了過去。

「藺晨?藺晨!」梅長蘇翻找著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卻始終沒有找到任何藺晨的影子,他有些心慌,雖然知道藺晨不會隨意離開這個地方,也有足夠自保的能力,但他現在體型這麼小,要是一不小心被野貓咬傷還是被鳥帶走了該怎麼辦?

越急他就越靜不下心,也就越找不到,他強迫自己靜下心,冷靜想想依照藺晨的個性可能會躲在什麼地方。

想了幾個地方都是他翻找過卻沒有找到的地方,還在苦惱著的時候忽然聽到了附近有細微的呼吸聲。

循著呼吸聲細細找了過去,是一片花圃。

然後他發現藺晨就睡在其中一朵花的裡面。

他伸手把藺晨拎了起來搖晃,「藺晨,醒醒。」

藺晨睜開眼,揉了揉眼睛,「長蘇你回來啦……咦?晚上了?」

「是啊,你躲在這兒睡得倒挺好,當自己是花仙嗎?」梅長蘇打趣他,把他放在肩上往回走。

「我餓了,吉嬸應該做好晚餐了吧,走快點走快點,我要吃晚飯!」藺晨揪了揪梅長蘇衣領。

「睡飽就吃,藺少閣主這生活啊……嘖嘖。」

「囉嗦!」

---------------------------------------------------------

捉迷藏當鬼的飛流↓


  55 13
评论(13)
热度(55)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