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蘇藺】口袋藺晨番外

※手機排版,可能不太方便閱讀但還請體諒一下我這個一個禮拜內壞了手機筆電桌電的可憐人

※對,我就是連十厘米都要污,毫無任何科學性我也要污

※依舊 @叶凌秋大小姐 

※ @四喜丸子 沒有棉棒我們可以用髮簪玩嘛


一個始料未及的狀況。

梅長蘇都想問問藺晨是不是摔上癮了,繼上次不小心摔進自己藥碗裡,現在又因為貪杯摔進了他自己的酒壺裡,還直接在裡面把酒喝了大半,等到自己把他倒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醉茫茫的,不但渾身酒氣整個人還都紅了。

「嘿嘿……長、嗝蘇……」全身紅透的藺晨趴在他掌心對著他傻笑,還時不時拿臉去蹭他的掌心。

太可愛了。梅長蘇想著,但又沒辦法放任這樣的藺晨,只能倒了自己的熱茶將杯子湊到他嘴邊,「你先喝點熱茶解酒。」

「不要……熱。」藺晨推開了茶杯,嚷嚷著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亂扔。扔下來之後就赤裸裸的抱著梅長蘇的手指蹭,「長蘇好涼……舒服。」

「藺晨……你別這樣,清醒點。」

愣是梅長蘇長年兩手冰涼,這會兒也覺得自己的手要被藺晨蹭出火來,連忙伸出另一隻手把藺晨拉開,晃了晃他試圖讓他清醒些。

「不要!」藺晨這會倒是跟他犟了起來,估計也是真醉了只是沒有醉到影響行動,倒是自己掙脫開了梅長蘇的牽制繼續抱著他的手指蹭得開心。

「你蹭得舒服了,那我該怎麼辦?」梅長蘇戳戳蹭得開心的藺晨,他都被藺晨蹭出火來了,這傢伙醉起來實在太要命。

「你讓我舒服了,我就讓你舒服。」藺晨停下自己蹭的動作,一臉正經的對著梅長蘇說著。

「這可是藺少閣主自己說的,可不能食言啊。」

梅長蘇盯著藺晨,後者看著他的表情,那一瞬間看起來十分清醒,彷彿根本沒醉過,「自然,你自己把衣服脫了吧。我還不知道你想做什麼嗎?」

後續走微博

————————————————

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60 16
评论(16)
热度(60)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