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蘇藺】口袋藺晨

※LO主奇怪的萌點與無法克制的腦洞,沒什麼邏輯性

※大約10cm的藺晨

※正確來說其實是胸袋(?)藺晨,不過這次沒說到

※大概是一些小段子之類的集合(吧),與 @叶凌秋大小姐 相互投餵 ((說好當彼此的天使我真的更了啦

 

1.

藺晨覺得今天一覺醒來整個世界都不對了。

所有的東西都大了好幾倍,除了他自己。或者更準確的說,只有他縮小了。

於是藺少閣主坐在現在比他原先的床還大的枕頭上思考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幾度思索無果之後,他決定把旁邊睡得安穩的梅長蘇叫醒。

但是現在問題來了,他在梅長蘇耳邊喊了好幾聲,平時淺眠的梅長蘇卻一點要清醒的跡象都沒有,左思右想只好扯了扯梅長蘇散在枕上的細髮。

頭皮傳來的些微刺痛感讓梅長蘇醒了過來,茫茫然的以為藺晨扯著他的頭髮玩,眼都沒睜開就伸手過去抓住,「別鬧、藺……?」發現手裡抓著的似乎不是平日替他把著脈那人的觸感,睜開眼看見手裡抓著的瞬間清醒。

「早啊,長蘇。」

 

2.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今天一起來就發現自己變成這樣?」經過冷靜和梳洗之後,梅長蘇看著拿著一塊帕子裹住自己,大約只跟自己半個手掌大的藺晨,滿臉的不可思議。

「是。」比起梅長蘇的驚訝,藺晨看上去還更要冷靜一些,即便自己不清楚變成這樣的原因,也不確定是不是能變回來,但依舊氣定神閒的坐在與自己等高的茶杯旁邊望著梅長蘇。

「你會不會是試了什麼藥材結果和你體質互相影響了?」這麼個說法梅長蘇自己都不相信,但這事實在太離奇,除了這個原因以外他思考不出任何可能性。

「不曉得,我得先讓我爹回來跟他討論看看才知道,不過……」藺晨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梅長蘇,「在我回復正常之前,可就拜託你啦。」

「怎麼?藺少閣主的意思是要我任你使喚?」梅長蘇看著藺晨瞇起眼,「我可不做虧本生意啊。」

「哎你這沒良心的!也不想想我可能是因為幫你配藥才變成這樣的,讓你幫我居然還跟我談條件?」藺晨氣鼓鼓的指著梅長蘇跳腳,裹在身上的帕子因為他的動作滑落,還來不及多做反應便聽見梅長蘇的笑聲。

「行行行,任由藺少閣主差遣可好?不過在這之前……」梅長蘇看著藺晨手忙腳亂的將帕子裹回去,「我們得先想辦法讓你有衣服可穿才行,行啦別遮了,你哪個地方我沒看過啊?」

 

3.

梅長蘇交待著讓人去找人做幾件符合藺晨現在大小的衣服,依照藺晨的指示寫了封信讓琅琊閣的信鴿送去給老閣主。待一切暫且告一段落之後,他支著頭看穿好衣服正拿著如今和半個自己大酒杯喝得開心的藺晨若有所思。

「藺晨啊……」

「嗯?別跟我說你想喝啊。」

「不,飛流來了。」

--TBC

藺少閣主頭皮一麻,感覺不妙。

  75 7
评论(7)
热度(75)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