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韓文清生賀/葉韓】畫

讓我決定踏入全職坑,認真、霸氣、一往直前無所畏懼的霸圖隊長韓文清,祝你生日快樂♥

※既然是老韓的生賀當然不可能讓葉修得逞啊哈哈哈

※宣傳個葉韓Q群,群號434997451,內有多位太太可供催稿,當然並不包括我(。

※  @朋友你听过吴韩这个CP吗 ,記得來吃,統測加油!

※這篇走小清新路線(?),人體彩繪師葉修×模特兒韓文清

沒問題再往下↓





葉修是個人體彩繪師,在偶然的遇見了韓文清那天,他便被韓文清的身體給吸引住了。

那天不過是找個從事攝影的朋友敘舊,恰巧看見了拍攝的現場。裸著上身、充滿野性的韓文清頓時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忍不住在拍攝完之後上前搭訕對方,並開門入山的詢問對方是否願意來當他的人體模特兒。

──不過被韓文清狠狠的拒絕了,甚至差點一拳呼到他臉上。

因為他不安份的手明目張膽的摸了對方屁股兩把。

後來在葉修鍥而不捨的各種巧遇之下,與韓文清也漸漸熟了起來,幾次看見葉修工作的情形之後韓文清也漸漸對葉修的工作產生了興趣,在葉修死賴活纏下答應了擔任葉修兩個月後那場比賽的模特兒。

於是葉修要求他每個禮拜至少一天空下來讓他來自己工作室,韓文清琢磨一下自己的行程,覺得沒有什麼大問題也就答應了。

第一次去的時候他還有些緊張,脫去上半身的衣服後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不動。葉修看他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拍了拍他有點緊繃的肩膀,「放鬆點,衣服要全部脫掉,連同內褲。」

「內褲也要?」韓文清皺眉,葉修看他有點不願的樣子,在自己鼠蹊部略上方的部分比了個位置,「我大概要畫到這個位置,你若是不脫我不好畫,也怕會畫到你的內褲上。」

韓文清想想也是,反正也就兩個大男人,沒什麼必要遮遮掩掩的,索性就脫掉了所有的衣服。依照葉修的指示移動到中間那張椅子坐下。葉修伸手自他頸部劃過肩頭,麥色肌膚搭上分布適當的肌肉,讓葉修忍不住讚了一句:「老韓你果然是最適合的模特兒!」隨即拿起畫具,從頸部開始下筆,漸漸往下勾勒線條。

柔軟的筆尖滑過肌膚並留下顏料微濕的觸感讓韓文清不自覺的抖了一下,肌肉因為緊張而有點緊繃,查覺到這點的葉修拍拍他的肩,「放鬆點啊老韓。」卻在韓文清放鬆之後提筆一畫,使筆尖在鎖骨至胸口處來回勾勒,接著又轉到韓文清相較於他人結實的胸肌上,勾勒、塗色,筆尖像是不經意似的擦過胸前的挺立,韓文清打了個顫,忍不住發出了輕微的聲音。

「聲音不錯啊老韓,多叫幾聲來聽聽?」

「認真畫你的!」葉修作畫的途中韓文清不敢亂動,只能惡狠狠的瞪著他。

「我很認真啊,你的聲音能激發我更多的靈感呢!」葉修輕笑,但隨後便收斂了許多,專注的畫著,沒有再繼續戲弄韓文清。

一段時間過後韓文清也漸漸習慣了畫筆在身上遊走的感覺,在他進入狀態之後葉修也畫完了上身的部分,筆尖遊走到下腹。

不知道是由於接近敏感地帶的原因還是怎麼地,韓文清覺得葉修的筆尖像是靈巧的舌頭,在他下腹遊走、打轉。

這讓他的下身隱隱有了抬頭的趨勢。

葉修清楚的感覺到韓文清的反應,卻沒有說什麼,彷彿完全專注在畫中,一筆一筆的,將印記刻上韓文清的皮膚。

「唔……」最後一筆畫落下、提起,葉修習慣性的對著最後一筆畫下的位置吹了口氣,韓文清忍不住縮了一下。

葉修拿過相機把完成的樣子拍下來做為留存參考,他看著韓文清半勃的下身,伸出手輕輕彈了一下,「看樣子我技巧不錯,需要來個售後服務嗎?」說著就要握住韓文清的下身。

韓文清打掉他不安份的手,「不、用、勞、煩!我自己去處理,浴室在哪裡?」

葉修露出可惜的表情,看著那幅畫在韓文清身上的虎嗅薔薇圖,忍不住又多拍了幾張,才放下相機,指了浴室的位置給他。然後盯著韓文清結實的臀部與長腿,直到對方離開視線範圍才嘆了口氣,拿起一旁的白紙畫下剛剛腦海浮現的另一幅構圖。

×××

「你真的要用這個去參加比賽?」事後韓文清看著葉修拍下的那張照片問,要他全裸在眾人面前,他自認做不到這點。

「怎麼可能。」葉修從桌上抽出一張剛剛在韓文清清理時畫下的草稿遞給他,「下禮拜試試這個。」

「好。」韓文清看了看草稿的圖無需像今天一樣畫到下身,像是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你真的就打算畫這樣了。」

葉修看著照片裡被畫上虎嗅薔薇的韓文清,嘴角勾起微笑,「我怎麼捨得讓大家看見全身赤裸的你呢。」

雖然有點遺憾,不能將他覺得最美、最適合韓文清的樣子最為他畢生最棒的參賽作品,不過他也同樣不願意將這樣子的韓文清讓眾人所知。

 

那個,可是專屬於我的寶物呢。

 


  49 13
评论(13)
热度(49)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璃紫 转载了此文字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