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葉韓】愉悅一夏

※七月份的群作業,和 @THIRTY 一組,如有雷同不要懷疑絕對不是巧合(# 

※關鍵字:蹭吃蹭喝、涼爽

※Q市菜是網路查的旅遊文,要是哪邊有誤什麼的在麻煩評論或私信告訴我喔~

※慣例標一下OOC

 


 


 

夏天對於職業選手們來講大約就是個休息的時間點,一年的比賽、訓練在夏天總算有個假期可以回家給爹媽唸一下老是不回家啦抓去相親什麼的。當然這是一般選手的做法,另外還有少數的一放假就是跟自家情人出去度假,或是像葉修那樣,繼續宅在榮耀上虐菜。

 


 

陳果看著夏休期還是窩在電腦前面的葉修感到有點頭疼,就算現在不是選手了也無法讓葉修離開榮耀,在悄悄的跟蘇沐橙商量之後,由蘇沐橙連絡了人、陳果訂機票,三兩下把葉修的行李打包好連人帶行李扔去韓文清那。

 


 

身為Q市本地人的韓文清接下了蘇沐橙的請託,確認了班機就去機場接那個懶癌晚期的傢伙,免得他連車子都不願意叫直接找個網吧窩著了事。

 


 

氣場強大如韓文清,即便戴上墨鏡往那兒一站依舊能清空週遭的人群。以至於葉修根本不需要花費力氣找人,看到那個方圓五十公尺都沒人接近那個就是。

 


 

「喲,老韓同志,你還是如此威武霸氣啊!看看都沒人敢接近你了。」葉修走上前拍了拍韓文清的肩,開啟嘲諷技能LV1。

 

韓文清對他這技倆早已習慣,回了句囉嗦就自動提起葉修的行李,走出機場大廳隨便挑了一台車把行李扔進後車廂,再把還在後頭說著老韓真是好男人之類的葉修塞進後座,報出地點讓司機開車。

 

有鑑於這次只有葉修一個人過來,蘇沐橙在電話裡拜託韓文清表示要是讓葉修一個人住飯店肯定又是打通宵的榮耀,這樣就沒有讓他出來度假的意義了。於是韓文清只好讓葉修住進自己家,反正當初買的時候也就是方便在假期期間居住罷了,除了他以外也沒有其他人住,於是葉修到了韓文清家就直接連人帶行李被扔進客房。

 


 

「哎睡什麼客房啊老韓,你我的關係難道還需要分房睡嗎?」葉修一聽見要睡客房就不樂意了,勾著韓文清的肩打哈哈,順帶吃個豆腐。

 

「依我們的關係沒把你扔出我家門就不錯了。」韓文清撥開葉修,「晚餐出去吃?」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韓文清開始思考著要帶葉修去哪家吃。

 

「我想吃你做的。」葉修嘿嘿兩聲,上次聽張佳樂在那說老韓手藝多好多好他就想嘗試了,既然都來了當然要吃吃看。

 

「麻煩。」韓文清二話不說立刻拒絕,葉修哪能坐視機會跑掉,開始在一旁噴起了垃圾話,「嘖嘖,老韓你就這麼接待客人嗎?親自露一手才是待客之道啊!既衛生又省錢,你看我如此為你著想你居然這樣拒絕我!」

 

韓文清也懶得再跟他囉嗦下去,心想這人也就久久來這麼一次,最後還是妥協了。

 

「那我們得去趟超市。」

 


 

「你想吃什麼?」到了超市韓文清才想起問葉修有沒有特別想吃的,免得做了不合胃口就有些麻煩了。

 

「我想想啊,上次我看網路推薦了啥……大蝦燒白菜、辣炒蛤蜊、小豆腐,湯就來個酸辣魚丸?」葉修搔了搔頭,他也就是想嘗嘗韓文清的手藝罷了,一時間要他說想吃什麼他也說不上來,就憑著之前在網上看到那幾篇旅遊文的記憶點了幾道。

 


 

葉修一報出菜名韓文清就開始想總共需要哪些材料以及冰箱有哪些東西,零零總總買了不少東西後才覺得差不多了,葉修不知道從哪拎出兩瓶啤酒就想扔進購物車。

 

「放回去,我家有。」韓文清連忙制止了他。

 

「哎你家有?老韓吶,職業選手可不能常喝酒啊你不是不知道吧?」葉修一說韓文清就無言了,拎著兩瓶酒講這種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知道你要來才買的,沒常喝。倒是你酒量不是挺差,還敢喝?」

 

結帳前經過賣酒的架子,葉修便順勢把酒放了回去,「我有分寸的,老韓你可別想打我主意啊。」

 

韓文輕哼笑一聲,等著結帳沒有再理會他。

 


 

結完帳兩人倒是一路相安無事的回到了韓文清家進了廚房,然後葉修在企圖摸進廚房假幫忙之名行搗亂之實的時候被韓文清趕出廚房。

 

「再進來你就別想吃。」

 

葉修安份了,廚房逃過一劫了,晚餐有得吃了。

 


 

韓文清一端著菜踏出廚房看到乖乖坐在位置上的葉修就覺得想笑,太違和了。

 

要讓葉修乖乖坐在位置上不難,只要有電腦有榮耀就可以辦到,但今天葉修面前沒有電腦卻能讓他乖乖的坐著,顯得韓文清做的菜對他有多麼的重要。

 

但是這不妨礙他懶,先喝了湯開胃,再舀了杓小豆腐扒了幾口飯,葉修又夾了蝦子到韓文清碗裡,「老韓啊幫我剝個殼。」夾一筷白菜繼續扒飯。

 

沒看過懶成這樣的!韓文清心裡想著,手上還是自動自發的將所有的蝦剝了殼再一一放進葉修碗裡。

 

葉修含糊不清的說了聲謝啦,轉頭開始攻略起辣炒蛤蜊,餐桌上的菜被兩人收拾的乾乾淨淨,葉修滿足的舔著嘴角,拍拍韓文清,「老韓沒想到你手藝這麼好,快嫁給哥吧肥水不落外人田。」

 

「滾!」收拾了碗盤準備拿回廚房清洗的韓文清只留下了一個字和背影。

 


 

洗完碗盤後韓文清順手從冰箱拎了啤酒出來,考慮著葉修的酒量他只開了一瓶,拿了兩只杯子和冰塊回到客廳。

 

邊聊邊喝沒多久一瓶啤酒也就見底了,大多數都還是進了韓文清的肚子,他雖身為職業選手幾乎不碰酒,但並不表示他酒量差,幾杯下去也就雙頰微紅而已;反觀葉修喝得不多卻開始像是喝醉般開始對韓文清動手動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嘿嘿、老韓你的胸摸起來還是如此稱手,唉唷你還有腹肌啊?不錯不錯……」

 

韓文清受不了,按耐住想揍葉修一頓的想法,起身倒了杯熱水塞進葉修手裡。

 

「喝掉。」

 

葉修接過手喝了一口,眼睛瞥過桌上的冰塊和酒杯裡融成的冰水,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嘿嘿一笑,把手上那杯熱水放回桌上,佯裝起身站不穩把韓文清壓在沙發上。

 


接下來往這邊走ε=ε=ε=╭(  'ω' )╯

 

=end=

  41 4
评论(4)
热度(41)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