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葉韓】囚禁

※這次腦洞開的有點大,簡單的說就是「被壞掉的老葉玩壞的老韓」(說人話),基於這樣的前提下葉修當然是義無反顧的OOC並且壞掉了,但我要重申一下我是葉修粉不是葉修黑,看看我真誠的雙眼((X

總而言之就是個糟糕的產物,前面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所以不接受掐CP以及以黑葉修為由掐我,不然我會懷疑你是重度M。

另外覺得轉圖片不方便耀家的姑娘們切換成簡體字所以我就直接貼了,還請大家行行好不要舉報謝謝!

※如果看完以上一長串廢話覺得可以接受就繼續往下看吧↓






在韓文清宣布退役之後,所有人都失去了關於韓文清的消息。

沒有回家、不知去向、QQ沒上、手機不開。

接任隊長位置的張新杰覺得這不像韓文清的風格,臨走前韓文清才說隊裡有事情可以連絡他,才沒隔幾天就音訊全無怎麼樣也不對勁。

但是這麼大個人了,興許出國放鬆什麼的也沒有必要交待去向,所以張新杰也只是想著過些時日再聯絡看看。

 


※   ※   ※

 

天色漸漸昏暗,男人踏進房間,啪的打開了電燈開關,照亮了房間內部不堪的情景。

高大的男人被矇起眼睛,手腳都被綁在床上無法掙脫,嘴也被布條綁住而只能發出嗚咽聲,上身原先穿著的T恤被從中剪開露出精壯的胸膛,下身一片泥濘,後穴被塞了的電動按摩棒還在不停的震動著。

 

真是美色阿──踏進房門的男人如此想著。他走進床邊,首先將綁著嘴的布條解開,在被綁了整整一天的男人耳邊說著:「吶老韓,今天過得開心嗎?」

本來似乎還處在失神狀態的男人聞言又開始掙扎起來,整天沒有喝過一滴水的喉嚨乾啞的擠出低吼:「葉……修!你他媽的、快把我解開!」

 

葉修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杯,小心的餵進韓文清嘴裡,一邊笑著說道:「這可不行啊老韓,誰讓你打算躲著我呢,哥也不願意把你綁成這樣子啊。」摸著韓文清手腳上被勒出的紅痕,「哥可心疼著呢。」

「你放屁!解開!」喝了水後嗓子舒服了多,韓文清的聲音恢復以往的凶狠,又再次企圖要將束縛鬆脫。

完全不理會韓文清的掙扎,葉修又再把還在韓文清後穴兀自震動著的按摩棒再調升了一個檔次,毫無意外的聽見韓文清的罵聲全成了呻吟,掙扎也變成了難耐的扭動。

他伸手把還矇在韓文清眼睛上的布條撤去,看見平時兇狠有神的雙眼現在則是帶著不甘屈辱卻又沉浸在快感的迷濛,臉上也盡是因生理快感而流下的淚痕。這讓葉修覺得下半身熱了起來,解開將韓文清手腳鐐銬連接在床上的鏈子好讓韓文清呈現跪在他身前的姿勢,然後便三兩下除了自己的衣服,將半挺的肉棒塞進韓文清嘴裡。

「別咬啊老韓、咬了你未來的幸福可就沒了。」低聲的笑了下覺得韓文清還是有可能會衝動的咬下去,索性就著這姿勢握住韓文清身下的按摩棒,抽出、插入,模仿著交媾的動作。

下身傳來的快感讓韓文清忍不住發出呻吟,但被堵住的雙唇只能溢出些許的聲音,心知不照做的話葉修也不會輕易放過他,即便萬分不願也還是吞吐起了強硬進入口中的肉棒。

下身重要的器官在濕熱的口中逐漸硬挺著,葉修發出了快感的嘶吼,忍不住扣住韓文清的後腦,挺身在他口中抽插起來,直到臨近高潮才從韓文清口中退出。解開韓文清腳上的鐐銬,將人推倒在床上,拉開雙腿後便將按摩棒抽出以自己的欲望取而代之。

韓文清被插了一天的後穴在突地失去填充物後止不住的收縮著,沒多久又被更加粗長炙熱的入侵,理智覺得屈辱身體卻歡快的接受著,不斷的蠕動咬緊入侵者,以求更大的快感。

在奮力的頂弄中,葉修還行有餘力的低下身調戲韓文清:「這麼想要我嗎老韓?你咬得可真緊,我都要撐不住了。」說罷又狠狠的頂了兩下,硬把韓文清頂出了兩聲低吟。

 

「混……蛋、之後再……來跟你好、好算……呃嗯──」在完全放棄抵抗之前,韓文清還是擠出了這句話,雖然葉修沒打算讓他好好的說完,壞心的頂撞讓他只能斷斷續續的說著。

說完後韓文清就徹底的放棄抵抗,任由葉修將自己拖入慾望的漩渦。

感受到韓文清的順從,葉修低笑了聲,抱緊韓文清奮力的衝撞,滿心憐惜的吻著韓文清不願溢出呻吟而咬傷的雙唇。

 

這次真的做的有點過了,葉修簡直像是不知停歇的野獸一樣,韓文清算不清兩人到底射了幾次,中途還喪失了意識,卻又被還在持續的活塞運動給弄醒,直到最後韓文清什麼都射不出來了才在漸漸變成痛苦折磨的性愛中昏了過去。

 

完全失去意識之前他問了句:「葉修……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抱著已經被自己做到昏過去的韓文清,葉修低聲的說了句:「我不能再接受我愛的人離開我,既然你動了這個念頭,即便是犯罪我也要狠狠的把你扣在我身邊,讓你再也不能離開……」

 


  105 17
评论(17)
热度(105)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