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喻黃】傻白甜情侶三十題(21-30)完

※私設依舊有

※本篇帶點雙葉

※三十題終於結束啦!對於哪一題寫的有什麼不滿的歡迎來戰(X




21.睡前的晚安短信

 

「隊長隊長你要睡了嗎?我要睡了喔晚安!」

喻文州微微轉頭看著背對他的那人,手機的螢光微微反射在牆上,照亮了那人的臉。

「少天晚安^^」

訊息聲響起,看了一眼後將手機放在床頭,黃少天轉過身正好對上了喻文州的雙眼,開心的握著對方的手入睡。

 

22.你不知道的小動作他都會察覺

 

在訓練室時喻文州發現黃少天一邊做著日常訓練,時不時還拉了一下左耳附近的髮尾。於是他把人叫出訓練室,「少天,出來一下好嗎?」

黃少天沒有多想就跟出去了,喻文州把他帶到休息室,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包餅乾遞給他,「餓了就先吃餅乾墊墊胃,再一個小時就可以去吃飯了。」

黃少天接過餅乾打開,一邊吃一邊講話:「謝啦隊長我快餓死了,早知道今天早餐就多吃一點了!不過隊長你怎麼知道我肚子餓了你簡直超神的難道你會讀心術嗎!」

喻文州呵呵的笑了一聲,伸手拉起蓋在黃少天左耳的頭髮,「少天覺得肚子餓的時候會拉著這邊的頭髮呢。」

「靠!我怎麼都不知道天吶丟臉死了我自己都不知道阿阿阿!」

 

23.小心存放的老東西

 

喻文州的櫃子深處有個精緻的盒子,裡面裝著他們還在訓練營的時候,黃少天買給他練手速的打地鼠機。

 

24.通訊錄中對方特別的備註

 

「心髒隊長‧文州」

「黃煩煩‧少天」

 

「隊長為什麼是黃煩煩阿為什麼為什麼!你真的覺得我很煩嗎?」無意間看到自己在愛人通訊錄的名稱後炸掉的黃少天。

「那天在微博上看到粉絲給你的稱呼,覺得很可愛就用了,倒是少天不說一下為什麼我的是心髒隊長呢?」雖然喻文州還是一貫的微笑,但黃少天還是想用一下鄭軒的口頭禪──壓力山大阿!

「呃隊長就算大家都說你心髒我還是一樣愛你阿真的相信我相信我──啊哈哈、不要……好癢阿……」辯解無效直接被施以搔癢之刑的黃煩煩‧少天。

 

25.無意中發現的小秘密

 

黃少天某天幫喻文州拿東西的時候意外發現了在櫃子深處的盒子。

 

26.數著日子等待的紀念日

 

再過三天,就是他們第一次為藍雨拿下冠軍的日子,也是黃少天向喻文州告白、他們正式交往的第一個日子。

 

27.床頭櫃上的合照

 

兩人的床頭櫃上擺的是他們剛進訓練營時,方副隊替他們兩個拍的合照──那是他們夢的起點,也是一切的開始。

 

28.上課時砸向額頭的小紙團

 

榮耀高校二年B班上課總有那麼幾個搗蛋鬼,例如張佳樂和黃少天,這會兒正捏著小紙團在那兒互扔傳話呢。時不時還扔歪干擾著四周的同學,搞到老師都看過來咳了兩聲暗示兩人收斂一點,兩人卻當作沒看到繼續扔著紙團。

最後喻文州看不過去老師快崩潰的表情,扔了個紙團正中了黃少天的額頭。黃少天攤開紙團一看,喻文州漂亮整齊的字體在正中央寫了一行字:「少天,專心上課^^」,於是黃少天乖乖上課了,這世界終於和平了。

 

29.組團去搗亂好友的約會

 

昨天黃少天開了個Q群,裡面邀請了一些聯盟選手,原因是他們得知葉修明天居然要去約會,平常在榮耀裡被葉修玩的那麼慘,現在得知了這個消息理所當然要去搞一下破壞來平衡心理。

在大家的大力贊同下他們討論了許久,最後決定分組進行干擾,並由在興欣的魏琛和方銳提供葉修的動向,而黃少天理所當然的跟喻文州一組,喻文州負責規劃搞破壞方案、黃少天負責執行。本以為天衣無縫的黃少天正大笑著要照喻文州的方案攔住葉修約會的物件用文字泡攻擊他時,卻看到了兩個葉修而愣在當場,被立即反應過來的喻文州以路過為由打了哈哈後拉走。

 

最後所有人看到有兩個葉修時都傻了,誰也沒有成功。

葉修事後表示就是知道你們肯定玩這招才故意放出消息的,葉秋則在一旁表示混帳哥哥居然拉他下水,然後與黃少天張佳樂連成一氣大罵葉修無恥。

 

30.生病時徹夜的守護

 

喻文州很難得的得了重感冒。

這是件挺嚴重的事,黃少天估摸著應該是因為昨天突然下起大雨為了去接沒帶傘的他淋濕而感冒了,心理有說不出的愧疚。

 

半夜突然熱醒的他覺得身後攬著他的喻文州體溫有些高,覺得意外而轉過身才發現對方額頭佈滿了細密的冷汗、臉色潮紅且呼吸急促。

感到不好的黃少天立刻先搖醒喻文州,喻文州有些困難的張開眼,虛弱的吐了句:「少天……?」

「隊長你是不是發燒了?現在醫務室應該也沒人了我先幫你擦一下身體換件衣服然後用冰毛巾降一下溫等明天再去看醫生好不好?」擔心讓黃少天的語速比平常又快了許多,意識有些不清的喻文州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消化了他那段話,虛弱的說出「麻煩少天了。」時黃少天已經找了毛巾脫了喻文州的睡衣幫他擦了身上的汗水,再換上乾淨的睡衣。接著又去打了一臉盆的水,將毛巾弄濕擰半乾後放在喻文州額頭上,時不時注意毛巾如果不涼了就撤下來重新弄一遍後再放上。

這期間喻文州還是不安穩的睡著,讓在一旁照顧的黃少天覺得很心疼,想起之前自己生病的時候喻文州也是這樣徹夜不眠的照顧他,現在換了立場才知道當初喻文州的心情,也難怪那時候病好後一陣子喻文州還是提心吊膽的就怕他又生病了。

折騰到了清晨,喻文州總算是降了溫度,呼吸也稍微平順了些,但黃少天還是不太放心,打算等醫務室那有人上班了就立刻帶喻文州過去。而現在他只是拉起喻文州的手放在頰邊,輕輕的說著:「隊長……文州……你可要快點好起來阿,不然我要難過死了。」

仍在睡夢中的喻文州露出了微笑。


  10
评论
热度(10)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