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紫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 文章請勿轉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想寫才寫的懶貨一個,有建議請使用私信,覺得雷請取關或右上X離開謝謝。

 

【四副/豪恩】限定首尾CP挑戰

※來自群裡的限定首尾CP挑戰
※CP四副/開頭「我是一個穿越者」/結尾「你終於回來了」
※私心帶豪恩玩
※禁任何形式轉載
※禁任何形式轉載
※禁任何形式轉載


我是一個穿越者。

起初我不曉得這是什麼意思。

是那個人告訴我的。

跟張日山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

在一次的下斗中,因為那群愚蠢的傢伙誤觸機關,他們全死在裡面,只有我摔下墓室正中心的暗門。

我在一片黑暗後醒來,看見的就是這個跟張日山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眨巴著眼看著我。

那個傢伙一看到我醒來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朝他身後喊了一聲:「耘豪!他醒了!」

他看著身後那人那副傻模傻樣讓我確定了這傢伙絕對不可能是張日山。

他身後的人走了過來,這時我才看清楚他的模樣——該死,為何他跟我如此相像?

我頓時戒備了起來,雖然直覺告訴我這兩人沒有任何威脅,但一個和我長得相像之人、一個與張日山相像之人,這絕對不可能是偶然。

「陳皮陳四爺,對吧?」那人見了我這模樣似乎一點也不驚訝,嘴角勾起微笑,在金絲鏡架後的眼神充滿了溫和——我這輩子絕對不會擁有的東西——,然而這不能讓我放下戒備,甚至更緊繃。

「你們有何目的!」陳皮兇惡的盯著兩人。

長得像張日山的傢伙往那人身後縮了一下,微弱的辯駁,「我們不是壞人!」

「陳皮。」那人開口,「我們是你可以信任的人。」
陳皮還來不及說什麼,那人就開始說起關於他們兩人、關於他們為何認識他、關於九門的事。

「總之,你大概是穿越了吧。」像張日山的傢伙插嘴道,這時陳皮才發現這兩人鼻樑上架著一模一樣的眼鏡,穿著一樣的鞋。

鬼使神差的,他開口問了句,「你們兩人什麼關係?」

像自己的那人——他剛剛得知他叫胡耘豪——說:「我們是師兄弟、朋友、同事……」看著旁邊傻笑著露出兩顆門牙的小傢伙,「也是戀人。」

轟隆一聲,陳皮覺得自己眼前出現一道白光。

總之,陳皮暫時留了下來,住在這兩人的住處。

然後陳皮發現這兩個傢伙晚上居然是同睡一床的。

兩人給自己解釋過他們的工作,總之,並不常常是一起在家的,但他時常能看到他們互相為對方留燈、留飯菜。

他開始做夢。

夢裡他跟張日山也在長沙過著這樣的生活。

同床共枕、等待對方返家、一起吃飯……

在他下斗回來之後,對他說一句你回來了。

他竟然開始想念張日山,那個老是跟他作對的,張啟山忠實的下屬,他切磋喝酒時的好對象。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對他有一絲絲稱之為愛意的情感?

意識到這點開始,陳皮發現那原本深藏在心中的情感開始瘋狂滋長,他瘋狂的想要回去,見張日山一面。

但他沒有任何方法。

他試著詢問過胡耘豪和張銘恩,卻也一無所獲。

他頹廢了一陣子,整日整日的把自己關在客房。

直到某天,張銘恩拿了盒子給他,說是他整理家裡時發現的,不是他跟胡耘豪的東西,猜想應該是陳皮自己的。

陳皮打開一看,是枚玉飾,估計是在墓裡跟他一起掉下去的。

他盯著這枚玉飾皺起眉頭,總覺得有些古怪,直到張銘恩的叫聲讓他回神。

「皮皮!你變透明了!」

陳皮抬頭看了他一眼,還來不及對他低吼「誰准你叫我皮皮!」眼前就是一陣黑。

待他能看見眼前事物的時候,發現自己已身處陳府。

看樣子,就是這玉飾搞的事。

他嘖了一聲,將裝著玉飾的盒子隨手扔在桌上。

他突然很想見見張日山。

於是他轉身準備出府,卻在離門口還剩幾步路的距離看見有人自牆邊跳了進來。

闖進陳府的那個人一臉驚訝的看著他。

陳皮正想說點什麼,那人突然一招過來,「陳皮,你終於回來了!」


——完

  12 3
评论(3)
热度(12)

© 璃紫 | Powered by LOFTER